乐文小说网 www.lewen5.com,最快更新司夜轮回最新章节!

越来越多,而且效果不如以前那么明显了,但是周凌二人还是对药丸的功效深信不疑,期盼着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好。

    每次周寒都是笑笑,说不要紧的,爷爷还能活好些年,只是来看望的大叔大婶们都皱起了眉头。

    有一次周砚听见村中耍皮影的大叔跟大婶说,周村长这样子,吃一次药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次,虽然脸红的有血气,但那分明是病态的啊。

    周砚曾经询问过爷爷这药的来历,也曾拒绝让爷爷继续服用,因为感觉爷爷这状态不太正常。

    周寒也曾一阵子没服用,但是眼睛越来越浊,气息也开始喘,这些都是孩子看在眼里,所以没有办法,只得继续去服用这些东西。

    周砚想到这里,身子一阵颤抖。

    “姐,到了河边了,你是冷么?要不要给你再围上。”周凌歪头看着姐姐。

    “没事,我们快些打水回去吧,爷爷还在等。”说着,周砚就把身上的木桶解了下来,双手环抱,拿到河边。

    河水透彻,泛着波粼,映出整个湛蓝的天空,白色的云彩,还有两个少年人青涩的脸庞。

    周凌用双手捧了些河水,打湿在脸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正午熹微的阳光照的人发困,看到旁边有一个晒的光滑没有积雪的大石块,周凌便趟在上面,把打水的事情抛给了姐姐,闭上眼神游太虚去了。

    “这小子。”周砚从心里嗔了一句,脱下棉靴,双脚踩到河水里。

    到底是少女心绪,刚才还催促弟弟赶紧去打水,自己这会踩在水中,触脚处一阵温暖,当下便在河水中蹦跳嬉戏。

    河水轻盈,就像少女纯真的眼眸,映出无瑕的世界。

    玩了一会,应是累了,周砚坐在河边,解开笄髻,用水湿了湿头发,从怀中掏出一把木梳,轻轻梳起自己的头发。

    乌黑的秀发垂鬓轻动,水中的鱼儿放佛也是看的痴了。

    梳了许久,周砚歪头看着弟弟还在睡着,嘴巴还一动一动的,不知又梦到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

    周砚轻笑回头,却是拿起了这把木梳细细端详。

    看起来这把木梳年月已久,连木翅儿都斑驳了颜色,只是纹络雕花还依旧清晰可见,只见正面有八个篆字:

    “龙跃在渊,进无咎也。”①

    而反面把手处则有两个更深的字。

    凌,砚。

    字体秀丽微斜,像是女子的闺字,与正面的字显然不是出自一人之手。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娘亲给我们的遗物吧。”周砚想到,自从有了死的概念以后,周砚就特别讨厌死这个字。

    人死了,不能陪我说话了,不能和我玩耍了,她甚至连自己的父母的样子都不知道。

    也许,这梳子,也在娘亲的头上轻轻梳过。

    也许,娘亲是个大美人呢。

    想着想着,周砚的眼前模糊了,她低声啜泣,周围腾起的水汽和雾笼罩着他,她感到特别的无助和孤独。

    连父母都没有的孩子,又知道什么是爱呢?

    良久,太阳微西,周砚哭了一会,睁开眼睛,用水洗了洗脸。

    轻轻地叹了口气,又想到自己还有弟弟陪伴,为何要这么伤感,便把之前的几分苦涩扔到了脑后。

    刚要抬头叫醒弟弟打水回家,却看见前方水面上映出了一人一狐的影子。

    那狐似是在饮水,又似是在盯着周砚。

    那人轻轻开口道:

    “孩子,你可是叫周砚?”

    注①:龙从深渊中上跃,没有过失。(《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