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5.com,最快更新时空大门最新章节!

    听到尼科尔微带怒气的询问,其他人都是一愣,感到自己的荒唐可笑,竟然想在主人家里打架,岂不是自讨没趣?

    迈克最先回过神来,立刻还剑入鞘,对黑色方塔上的尼科尔朗声说道:“你要的恐龙蛋,我已经带到了。”

    半晌,上面才传来一道声音:“上来吧!不要走楼梯。”

    迈克示意达拉收起剑,这才举步上前,却见那武士挡在路口,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迈克一打量对方,也是犯起了嘀咕,心道:这家伙怎么长得和我这般像,不知道的人见了,多半还以为我们是兄弟。

    其实,此时冷静下来的众人都有这种感觉,两个武士站在一起,更显得如同两滴水般相似,只有二人的服饰和盔甲差异巨大,看起来确实不像同一个年代的。

    迈克恍然醒悟,问米雅莉:“你们在布洛斯草原遇到的人,是他?”

    米雅莉娇躯微颤,没有回答迈克,却问米尔:“你还记得到布洛斯草原之前的事情么?”

    武士米尔本来不想要搭理她,但他实在无法拒绝一个美丽女子柔和的询问,尽管这女子之前害过他,使得他莫名其妙被监禁,而且,米雅莉的话也让他想起了什么,顿时脸现迷茫之色,道:“我记得,我是在北方的一条大冰河处失足滑下,醒来后就到了那片草原,紧接着就遇到了你们。”

    米雅莉失声叫道:“原来如此。”

    “怎么?”达拉问道。

    米雅莉看一眼周围的众人,达拉关怀地盯着自己,牧师伊莎贝拉正疑惑地看着他们,而厉娜则是一脸莫名其妙,两个武士相对而望,俱现迷惑,反倒是小女孩娇妮静静的目光耐人寻味,仿佛她对一切都了然于胸,毫不吃惊。

    米雅莉脑中灵光乍现,重新恢复了平静,淡淡道:“没什么。”想了想,又对武士米尔柔声说道:“待见过那位炼金术士之后,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武士米尔自打见过米雅莉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对方如此温和地对他说话,血液中固有的面对美女就软化的缺点,令他霎时就忘了这位美女曾经电击过他,又将他送到这里饱受监禁之苦,也忘了几分钟前他还怒气冲冲,要对这精灵美女拔剑相向,眼中只剩下对方美丽温柔的面容,耳里只听得那柔和甜美的声音,心头一喜,乐道:“好啊!”

    旁边的迈克见了米尔那乐颠颠的模样,心中不屑地想道:好色之徒,没出息。刚想完,便打了个冷颤,猛然意识到这也是自己的缺点。自己往往也是一见了心仪的美女,再重要的任务也可以暂时放下。据说这是家族遗传病,又一想自己父亲行走四方,风流半生。难不成眼前这家伙,是父亲在哪儿留下的私生子?顿时生出几分无奈,摇摇头,这才对其他人道:“跟我来。”

    一行人跟在迈克身后,踏入了炼金术士尼科尔的黑色主塔之中,只见第一层塔内除了盘旋上升的楼梯,以及房屋正中画出的一个圆圈,空无一物。

    除了迈克和小女孩娇妮,其余的人都微现失望之色,刚才大家明明听得尼科尔嘱咐:“不要走楼梯。”却不知道不走楼梯,又如何上去?都狐疑地看着地上的圆圈。

    厉娜问道:“那是个魔法阵吗?”

    米雅莉回答道:“不是,只是个普通圆圈,我没有感受到其中有任何魔法能量。”

    厉娜诧异地看了精灵一眼,转过头对小女孩娇妮说道:“我问你呢,小家伙。”

    米雅莉也不动怒,只冰冷地看了看厉娜,又看看达拉,最后才将目光落到此前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女孩身上。

    娇妮摇摇头,又点点头。

    众人均不解其意,厉娜却明白了,知道她是在否定自己又赞同米雅莉,泱泱道:“哦。”

    迈克此时已经走到房屋正中的圆圈内,只见他双脚跳起,“嘿”地一声发力,再度落到圆圈内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圆圈瞬间变成一块圆板,与地分离,向上弹去。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那块圆板下面接着弹簧,是迈克一跳之下,才发动机关,将他弹了上去。

    眼看迈克就要撞上第二层楼的楼板,却见上面的楼板瞬时向两边分开,迈克刚好从中被弹入第二层楼内,楼板又快速地再度合上,迈克就此消失不见。

    剩下众人都面面相觑,想不到这炼金术士竟然在自己的高塔内设置这等浅显却又奇怪的机关。

    “装神弄鬼。”厉娜心想。看一眼其他人,问道:“难道,你们也打算这样上去?干嘛放着好端端的楼梯不走?”

    “厉娜,”达拉道,“既然来了,还是客随主便。”说完,抱起小女孩娇妮,走向那已重新合上、与地相连的圆板,依样画葫芦,也像迈克一样弹了上去。

    厉娜见达拉离开,也不再坚持走楼梯,照样跟了上去。

    剩下的米尔对伊莎贝拉和米雅莉做了个请的姿势,伊莎贝拉脸一红,扭捏片刻,才踏上圆板,将自己弹上二楼。

    紧接着,米雅莉和米尔都上到二楼,才发现一行人都等在那里,望着头顶坐在一架伸缩长椅上的干瘦老头儿,不发一言。

    原来,这座看似七层楼高的黑色方塔,竟然只有两层楼组成,第二层楼便是个高大空阔的空间,其中放有不少金属支架,一层一层排上去,架子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以及装满五颜六色液体的、形状各异的玻璃器皿,还有一些笼子倒挂在那些支架之间,其中关着各种各样的奇禽异兽。

    而那个干瘦的老头儿,自然是尼科尔了,他正坐在一架可以自由伸缩的长椅之上,于支架中上上下下、来往穿梭,寻找他需要的魔法实验材料。

    见此情景,米雅莉心想,他倒更像是一个侏儒发明师,而不是炼金术士。

    “我这些东西都是让侏儒设计的,如果不是为了魔法实验,我平常是极难得施展一回魔法的,太麻烦。”上面的尼科尔突然开口说道。

    米雅莉心头一惊,敛神以对,却没有发现尼科尔有使用魔法侦测她思想的痕迹,变得有些纳闷,看着上面那个奇怪的炼金术士,对方的眼睛正发出睿智的光芒。

    只见他一摇椅子下面的手柄,将自己连人带椅子,慢慢摇降下来,一双眼睛淡漠地打量起屋内的众人来。

    每人被他掠过一眼,都感到有些不大自在,仿佛自己刚才的想法都被他识穿,唯独小女孩娇妮静静地望着他,眼神清澈。

    “哈,”尼科尔好像发现了什么让自己惊喜的事情,看着小女孩娇妮道,“我们见过面,对吗?”

    其他众人一齐惊倒。

    娇妮却点点头,这个人,就是曾经路过她家里,指点父亲皮克斯带她去精灵半岛治病的那个术士了,想不到在这里竟然又再遇到他。

    “你的病好了吗,小姑娘?”尼科尔温和地问道。

    娇妮白眼一翻,瞪了尼科尔一眼。她的病情确实得到了控制,已然好转,但是,却因此而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父亲,这代价实在太过巨大。

    尼科尔摇了摇头,道:“看来已经好了。”

    “你……为什么……”娇妮忽然艰难地开口道,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尽管达拉和厉娜都清楚娇妮不是哑巴,但她长时间的沉默后突然说话,却也让人大受震动。其他人更是吃惊不小,迈克嚷道:“她不说话,我还以为……”却被米雅莉用法杖捅了捅,这才醒悟过来,立马住口不言。

    尼科尔忽然露出笑容,只是他的笑容看来有几分古怪,也有几分滑稽,对娇妮道:“我老头子一辈子孤独决绝,不过还算爱憎分明,对自己觉得投缘的人,自然鼎力相助,觉得讨厌的人,杀了他也还嫌不够。我帮你,是喜爱小姑娘天赋奇佳,你也就不必感激我当初的指点之恩了。”

    “呸!”出乎意料,娇妮竟然朝着尼科尔吐了一口口水,虽然没有吐到尼科尔的脸上,却也弄脏了对方的蓝色长袍。

    众人一齐变色,达拉更是一把将小女孩拉到自己身后,急急忙忙地说道:“大师,小孩子不懂事,您别生气。”

    尼科尔哈哈一笑,忽然变了面孔,沙哑地说道:“老头子我是不会为难小姑娘的,但对其他人就未必了。”刚说完,突然提高声音:“除了这小丫头,其他人通通都给我跪下道歉!”

    “我们又没有招惹你!”厉娜不满地说道。

    “你”字刚落,尼科尔已经身形一动,也不见他念什么咒语,一股带着恶臭的酸水便已经从他手中激射而出,朝着厉娜的脸上直喷过去。

    “哗啦”一声,那股酸水眼看便要碰到厉娜,却被一道无形的光墙隔绝开来,纷纷洒在地上,将石头地板都烧熔出一个个黑乎乎的小洞来。

    这股酸水要是直接浇到厉娜脸上……厉娜顿时打了个寒颤,吓得面色惨白,口不能言。

    尼科尔冷冷地看着米雅莉,说:“这么年轻便有这种能力的精灵法师,想来就是25年前封印阿兰德的米雅莉了。”

    米雅莉冷冷地不发一言,轻轻将法杖横在身边。

    刚才施法相救厉娜的人,便是米雅莉了。说来她对厉娜并无好感,但精灵善良的天性,却让她不忍心见危不救,情急之下,本能自然而然地就发挥出来,关键时刻对厉娜出手相救。

    一时间,屋内人人沉默,这炼金术士尼科尔,外界关于他脾气古怪、喜怒无常的种种传闻,当真名至实归。

    “尼科尔先生,”牧师伊莎贝拉忽然打破僵局,开口道,“我的老师克拉拉向您问好。”

    尼科尔身子颤抖一下,转过头来,看着伊莎贝拉,道:“克拉拉的弟子?”

    伊莎贝拉点点头。

    “克拉拉,”尼科尔再度变脸,脸上尽是柔和神色,“她还好吗?”

    “她很好!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

    “她叫你来做什么?”尼科尔突然严厉地问道。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实在搞不懂这人怎么回事,变脸比翻书还快。

    就连和尼科尔合作过一段时日的武士迈克,也对这位炼金术士今日的反常大感头痛,想万一自己带来的人中有个三长两短,自己面上不好看倒也罢了,看那法师和厉娜,都不是善罢甘休的角色,说不定因此又再被关进监狱,卖入竞技场。深深后悔自己不该为了卖弄本事,将达拉和厉娜等人带到这里来。当下手按佩剑,慢慢移动身躯,暗暗戒备着,只待尼科尔再次发难,就先上去制服他。

    对于这术士的伎俩,他多少还算有点儿熟悉,坚信只要再靠近几步,以自己的速度和敏捷,在对方施展魔法之前将其打倒,应该不成问题。

    谁知,尼科尔这边对牧师伊莎贝拉严厉发问,那边却密切感受着其他人的每一个行动,察觉到迈克的企图之后,尼科尔猛地一摇座椅,将自己升到半空中,和下面一干人拉开距离,然后才冷冷地说道:“谁要是再乱动,我就把上面的药水一齐洒下来了。”

    “啊!”厉娜尖叫一声,站到达拉身后,紧张地盯着尼科尔的双手,结结巴巴地道,“别,千万别。不,不动,我们都不动。”

    达拉见厉娜吓成这样,一边仗剑挡在她和小娇妮身前,一边柔声安慰:“别怕,有我在。”说完却突然觉得一道冷冷的目光从旁射来,转头一看,只见米雅莉微微冷笑,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毫无惧色地盯着尼科尔,心下不禁一阵迷茫,又是欣慰又是失落。两人在尘墟之地上时,米雅莉也和自己紧紧相依,共同面对过那些艰难险阻。可是,自从其他人出现后,她便刻意和自己保持一段距离,又变成一座不折不扣的冰山了。

    尼科尔哈哈大笑几声,理也不理厉娜的哀告,还是看着伊莎贝拉,柔和地问道:“克拉拉叫你来做什么?”

    伊莎贝拉心惊肉跳,方才明白老师口中“身体无恙而心怀疾病之人”是什么样子,对喜怒无常的尼科尔有几分畏惧,也有几分同情,但是对神的信仰,以及对米尔的关怀,却又强迫她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来意清楚地说了出来。

    尼科尔听完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忽然,他古怪地笑了笑,看着下面一行人道:“在你们心里,我本事很大?”

    “您老人家岂止是本事很大,简直是无人能及。”除了迈克喜笑颜开地说道,没有一个人敢接口。这老头儿脾气着实古怪,大家都怕一个回答不对,又触怒了他,本来为请他帮忙的,弄成剑拔弩张就得不偿失了。

    尼科尔却又板起面孔,冷冷说道:“可惜,我没那本事。逆转时空。哼,哼哼。”接着又小声地喃喃道,“克拉拉明知道我这项实验还没有成功,却叫你们找我,存心讥笑我?不,不会的,她不会这样对我的。”

    “不……”伊莎贝拉辩解的话刚开了个头,便被旁边的厉娜截道:“我们可不是跟她一伙的!”

    尼科尔不耐烦道:“我知道,今天来了两拨人,一拨是打了克拉拉的名号,另一拨是跟着迈克来的。不过你们之间也有些恩怨,是怎么回事?”

    厉娜推了推达拉,催促道:“快说呀。”

    达拉看看米雅莉,对方眼神冰冷,淡淡地对尼科尔说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您无关。”

    尼科尔道:“你们不说,我也知道。”

    “那又何必多此一问。”米雅莉依然是那种淡淡的口吻,旁边众人不禁都捏了一把汗,害怕她这种态度又再惹毛上面那个有些疯癫的术士。

    尼科尔不怒反笑,道:“那人类武士,绝非单凭某人的力量送来。莫非,那消失已久的‘时光之河’,又再度出现了吗?”

    达拉和米雅莉闻言都是一震,其他人则迷惘不已。

    尼科尔兀地哈哈大笑起来,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其意,如芒在背。

    “我就知道!”尼科尔得意地说。

    “难道你也能看透未来?”达拉想起精灵预言系法师欧斯特,不禁问道。

    尼科尔白了达拉一眼,道:“有些事情,根本不必用到魔法,何必那么费力?聪明的人自然能察言观色,知人心意。”

    厉娜听尼科尔抢白达拉,心下不快,有心要替达拉辩驳几句,但一想起刚才他对自己发飙的情景,却是迟迟不敢开口。

    “既然他帮不上忙,那我们还是走吧!”米雅莉却冷冷地对达拉开口说道,说完,举步就走。

    尼科尔冷笑一声,道:“米雅莉,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米雅莉回转身,淡漠地看着尼科尔,说道:“你不肯帮忙,我们就要走,你还能强留不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