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5.com,最快更新时空大门最新章节!

    米德兰,曾经盛极一时的人类帝国,如今已经完全衰败,只剩同名旧镇一座,其余的地方都为荒芜而且怪物出没的大森林覆盖。

    这一座古老帝国的残留旧镇,昔日曾是无比辉煌的米德兰帝国之都,而今只留有少数的米德兰家族后裔和一些躲进深山老林避世的人在此定居。

    整座米德兰旧镇处处都是残垣断壁,但在巨大的古老建筑废墟周围,却又有一些新建不久的半木制小屋。尖尖的红色屋顶从各大没落贵族残破庭院的断壁中露出来,与周围颓败的气息相映,反而更显苍凉。

    达拉他们是在中午时分抵达这座小镇的,小镇的守关士兵都是些本地的居民,对于这群路过此地的外来人,他们懒懒地没有查看任何需要的身份证明,只是伸开双手,向这群人讨要通关费用。

    比起斯坦利帝国辖区内的那些正规关费、税收和一些暗中征收的额外费用,这里的士兵容易打发多了,他们对于弗兰茨大把的金币毫不感兴趣,反倒从他的货物中挑挑拣拣,将里面的爆雷石悉数选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对于独眼大汉的货物,他们只是打开其中一瓶嗅了嗅,就全数还给了独眼汉。米德兰旧镇不同于其他地方,酒在这里是违禁品,没有一个守城士兵敢碰这种东西。大森林里时有怪物出没,一个醉醺醺的士兵无疑是最容易受到攻击,成为怪物们的美餐。于是他们只留下了独眼的引火石。

    达拉身上用来对付变形蛛的炽火胶也被全数没收,格雷斯什么都没有,但是在背上的小女儿娇妮将自己手中的番红花递给那群士兵后,他们立刻挥挥手放行了。

    达拉回头看的时候,发现那群士兵正好奇地把那朵番红花传来传去,每一个都用鼻子凑上去轻轻地嗅了嗅又递给其他的同伴,显得兴奋异常。

    士兵们近似抢劫的行为令这群人都心有不快,但是对方人多势众,而且他们只是路过此地,似乎没有必要为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与当地居民起冲突,于是都默默地忍了下来。毕竟,这座小镇里面,还住着类似传奇的米德兰家族后裔,他们才是这座荒林旧镇的真正统治者,或者说,这座米德兰大森林真正的森林之王。

    这个家族比斯坦利帝国任何一个古老贵族的历史都要漫长、悠久,几乎在人类诞生之初,米德兰家族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势力,经历过“洛仑兹之殇”和“米亚尼战争”等一系列大规模人类内战,曾经建立起自己的顶级帝国,于乌暗之脊揭开恶魔符咒,召唤出扭曲位面的恶魔,导致第一次“恶魔大战”后还能延续至今偏居一隅的古老家族,势必隐藏着超绝的实力。

    否则,当年好大喜功,战功赫赫的开国君主荷曼·斯坦利,又怎能容忍自己的统治下还有着这样一个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的边陲小镇存在?这片区域,名义上虽是斯坦利帝国辖区,实际上却从来没有一任国王向这里派过行政长官。

    所以,这里也是逃亡者的天堂之一。

    只是,达拉他们这群过客都不知道,那些被派去守城的士兵,都是整个旧镇地位最为低下的奴隶,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生死,他们存在的惟一意义,便是查看登记过境客人的货物中有没有小镇统治者真正感兴趣的东西——预言中的“生命之花”,然后上报给专门负责此事的术士。至于其余的货物,除了一些实用的可以拿来对付怪物的小武器,他们看不出自己要金银财宝有何作用,身为奴隶的他们,都被施了一种魔法,只要离开旧镇的感应范围一定距离以外,隐藏在体内的诅咒就会迫使他们的身体炸裂开来,死无全尸。

    其实,这里也是逃亡者的地狱之一。

    行走在小镇的窄巷之中,达拉很难想象,这里曾是米德兰帝国之都,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两旁,都是一些石头奠基,条木架构的红色尖顶小屋。

    小屋格式多样,决没有两座一模一样,每一座都透露着各自房屋主人的脾气和性格。纵横交错的条木墙板上,用常绿植物的树叶镶嵌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图案,以及一些家传的古老文字和徽章,构成一溜青色的浮雕,尽管昔日的繁华早已远离了这座荒林旧镇,残留的部分倒塌在地的大型建筑物碎片,也只能任路过此地的吟游诗人凭吊,创造了辉煌历史的祖辈们已化为荒冢一堆,当地居民仍然表现出了身为古老家族后裔的固执与傲慢。

    更换点缀房屋的新鲜树叶,温习古老图案、文字、徽章代表的意义,热切地祈祷逝去的繁华与光荣重新降临,是他们每日清晨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活像一个个残疾了的悲剧英雄,拖着断腿努力维持平衡,却仍然没有放弃奔跑战斗的**。

    **使人痛苦。这儿的人显然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痛苦。但是顺着小镇古旧的曲折街道一路走去,达拉不仅感受不到小屋背后隐藏的痛苦,反而觉得连最不足挂齿的房屋装饰小物件都能唤起他的思古幽情,如今这里残破的气氛,加上老师吉布里曾经提及的米德兰帝国历史,绝对能让初出茅庐的达拉浮想联翩。

    “过去太辉煌了,就不容易接受新东西。”一路同行的格雷斯突然说道。

    达拉被吓了一跳,这句话自己的老师吉布里也说过,只是当时说话的背景,完全是针对达拉练功出现的种种纰漏而言,那个时候的达拉,多少因为村里的传言和太阳神的祝福一说而有些沾沾自喜,洋洋自得,岂料,吉布里轻易地就粉碎了他曾有过的骄傲,只用了一些最简单的小动作,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凌厉的攻势化为乌有,老师那套新颖的“越是简单越是强大”的练武理论极大地冲击了达拉对于武技的认知。

    只是,眼下这句话出自格雷斯这个莽撞大汉的口里,再加上此情此景,犹如已经变成干尸的老太重施浓妆一样,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感到别扭。

    但是格雷斯显然有他自己独特的感触,他甚至对着那些古老家族的徽章沉重地叹息一声。

    无奈,一个莽撞大汉对着古迹叹息只会更添滑稽感,达拉差点儿笑出声来。

    与达拉和格雷斯不同,独眼汉和厉娜并没有被米德兰旧镇厚重的历史氛围所吸引,他们更关注的是,为何在街上走了半天,还没有看到一个小镇居民?仅仅能感觉到一些隐藏在房屋内小窗背后向外窥视他们的眼睛。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一个三十左右,身穿黑色长袍,脸上半蒙着黑色面纱的人类女子一边转动着手下送来的一朵娇艳红花,一边沉思着说。

    她的眼睛细长,眼角上挑,但十分美丽,尤其是眼内秋水盈盈,偶尔朝人看上一眼,如果对方是个男人,足以被淹死在这一片湖水般的紫色眸子里,如果对方是个女人,则会在这惊鸿一瞥中感受到深深的自卑。不过,这位女子的眉毛却细黑浓密,十分有力地弯在那双迷人的眼睛之上,线条之中隐隐透露出一丝英气,与她细腻的眼睛略略有些不搭调,令人不由自主又生出一丝畏惧之情来。脸上那种淡漠疏离的表情,更是让人感到难以接近。

    她的手下们,则对这位女子的美貌和强权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对她的敬畏之情也较常人高出多倍。听得女子口内轻柔的话语,虽然对方并无责备之意,但是几个术士全部都脸色惨白,仿佛大祸即将临头一样惴惴不安。

    “那群奴隶真假不辨,连你们也跟着发昏了吗?”女子再次柔声问道,声音里透出一丝不满。

    几个术士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每个人都面色死白,状如骷髅。

    “阿尔米西娅,不能全怪他们。”一个同样年龄,看上去瘦弱无比的中年男子说道,他极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威严,事关家族命运,这种事情并不需要妻子越俎代庖,他得让她明白这一点,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声音有气无力,反而显得像是在恳求。

    阿尔米西娅一点也不理会丈夫的脸色,他那虚弱潮红的脸上现出生气的表情,对于这种表情,起初她还觉得不安,后来就只感到不快,现在几乎连不快也感觉不到了,该说的话还是得说,该做的事照样得做。

    “这件事的确不怪他们,”阿尔米西娅瞟了一眼丈夫,说道,“这朵花发出的魔法波动和我们要寻找的‘生命之花’比较接近,他们才会弄错。”丈夫始终是整个米德兰家族的统领者,该留的面子也还是得留。

    沉吟一下,阿尔米西娅接着说道:“不过,我疑惑的是,他们为什么轻易放走拥有这朵花的主人,那很有可能是我们找到真正的‘生命之花’的关键所在。”

    “他们并没有走出小镇,还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一个术士壮起胆子说道。

    “那你们这群废物还在这儿等什么?”一个尖锐、傲慢但又十分稚嫩的女孩声音在一旁响起,那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漂亮小女孩。

    她穿着缀满鲜花的白色短裙,一头红发束成两条长过肩膀的大发辫,高高翘起,用金黄色的绸缎绑在脑侧,两条辫子上都分别缠着几片鲜亮碧绿的树叶,看上去清新亮丽,讨人喜欢。但是和她的母亲一样,小女孩仿佛天生就是一个女人,她的眼睛细长而水润,当她看人的时候,不是在看,而是顾盼流转,左顾右盼,眼波流转,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与她年龄不相称的妩媚与妖冶。

    几个被斥为“废物”的术士并没有因为安蓓尔的无礼而不满,反倒充满感激地看了一眼小女孩,其中一个立刻“惶恐”地说道:“我们这就去办。”说完后,一群家伙都望着阿尔米西娅,等待进一步指示。

    阿尔米西娅优雅地抬起指尖,轻轻指了指门外,众人立刻如释重负般施了个礼,轻手轻脚地慢慢倒退出去,但是刚一消失在阿尔米西娅的视线范围内,这群术士就长吁一口气,催动各自的魔法迅速离开了。

    “呵呵。”安蓓尔想象着外面那群“废物”的狼狈模样,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弄得她怀里抱着的黑色小猫也跟着骚动不安起来。

    小猫通体毛发漆黑油亮,单单脖子上的咽喉部位长了一抹白色的细毛,两只耳朵尖而长,圆圆的猫脸上,眼睛一只金黄,一只湛蓝,和它的主人一样,这只猫受到的娇宠也使它拥有和安蓓尔类似的气质,高雅、傲慢,却又细腻、可爱。

    不过,这不是一只被宠坏了的普通家猫,而是一只异界生物。大部分时间,它都跻身在一只小小的石头猫坠子里,被安蓓尔当作项链挂在胸前。

    此时,小猫开始不停地挠着爪子,想要从安蓓尔怀里挣脱开来。终于,它成功地在安蓓尔手臂上抓了一下,跳下来跑开了,动作异常迅速敏捷,犹如一阵黑色的小龙卷,眨眼间就已经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了。

    “列奥纳多!”安蓓尔捂着自己被抓伤的手臂,有些恼怒地望着一溜烟跑走的小猫。这不是小猫第一次趁她不备溜走了,当然,她总有办法让它回来,小女孩立刻施展浮空术,朝小猫逃跑的方向飞去。

    阿尔米西娅叹了口气,或许把列奥纳多送给女儿是个错误,她的力量显然还不能很好地管束自己的魔宠。

    阿尔米西娅的丈夫,亨利所在的米德兰家族,现在又面临自帝国消亡后,家族存亡的一大难关。

    七年前,亨利的妹妹切尔西偷走了家族的世传宝物,一株神奇的“生命之花”,这株花曾经生长在由黑色巨石堆积而成的乌暗之脊山巅,日夜绽放,从不枯萎,花茎顶端只有红色孤花一朵,摇曳在乌暗之脊山巅不时吹过的大风中,在夜里也散发出迷人的光芒,犹如海上的灯塔一样给不少夜行旅客以战胜黑暗的希望。

    传说中,这朵花是生命女神的腰带飘落此地幻化而成,因而具有神力。能够获得这朵花的人,也会因此而变得强大无比,战无不胜,但是,鲜花周围满布有毒的荆棘和镇压恶魔的符咒,多年来一直无人能靠近这朵拥有无限魔力的“生命之花”。

    直到1100年前,国王在古特克拉斯的游说下,来到乌暗之脊,揭开恶魔符咒,并且取走了“生命之花”。

    无可否认,“生命之花”蕴藏的魔法能量,使整个米德兰家族短时间内拥有的魔法师数量和魔法能力都大大增加,但是,米德兰家族很快就发现,从“生命之花”获得的力量,并不足以使他们能够如国王所愿般操纵恶魔取得胜利,反而给整个地面都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

    恶魔来到大陆后,开始无休止的杀戮,一时间,整个图雅大陆生灵涂炭,各种族都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人类不得不向矮人和精灵寻求帮助,组成首次地表联盟一起抵抗黑暗势力。

    米德兰家族身为罪魁祸首,更是因此而受到所有人的排挤,终于在千年前,帝国衰败崩溃,整个米德兰地区只留下旧镇一座,仅有米德兰家族和少数的追随者还留在此地。仰赖“生命之花”的力量,这些古老的家族才能继续探索魔法,并且坚信古特克拉斯的“预言”,做着强兵复国的美梦。

    但是七年前,米德兰家族的世传宝贝“生命之花”被切尔西带走后,所有人都倍感恐慌,私下里派出众多家族术士外出寻找,每一次都被切尔西逃脱。更惨的是,6年前,切尔西和“生命之花”仿佛完全从图雅大陆消失了一样,再也找不到丝毫踪迹。

    直到一天前,家族的领主和不少年长术士,竟然在米德兰旧镇附近感受到了熟悉的魔法能量波动,他们都曾从这种魔法能量中吸取力量,那是“生命之花”的力量。

    可惜的是,尽管整个家族反应迅速,但由于能量波动时间太短,而且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根本找寻不到这种力量的踪迹。

    于是,现任的家族统领者亨利·米德兰严令手下,仔细盘查、搜索近几天从米德兰经过的任何人,至于他们真正搜索的对象,就是那朵红色的“生命之花”。

    达拉他们一行人被拦了下来,面对好几个魔法力量超绝的术士,他们这群人显得如此不堪一击,更何况,对方出手如此迅速。

    他们这群人中,都是以武技和战斗为主的冒险者,除了小女孩娇妮,没有一个人拥有真正的魔法力量,而娇妮的魔法力量,根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控制和施展,不出乱子已经让大家谢天谢地了。

    对方的活化绳与普通的活化绳也不一样,全部是由绿色的藤蔓植物编织构成,之前达拉一行人曾在大森林里见过这样的藤蔓植物,它们通常牢牢地攀附在那些参天大树之上,依靠对方支撑自己不断向上攀升,吸收阳光和雨露。有些上百年的老树,甚至被这样的藤蔓植物紧紧缠住,无法脱身,最后慢慢枯亡。

    这种独特的“绞杀”现象给达拉他们深深的震撼。眼前,捆住他们的绳子,正是这样柔韧的藤蔓植物,达拉他们远非高大的古树,身上的藤蔓又经过术士们施法,一行人纵有百般本事,也如同被藤缠住的大树一样无从施展,通通束手就擒,此刻他们都被绳子捆得牢牢实实,不管怎么挣扎,绳子像是活物一样始终缠绕在身上,让他们动弹不得,狼狈万分。

    术士们见众人已被制服,于是在众人身上也施展了“漂浮术”,令这行人迅速漂起,在半空中歪歪倒倒、翻来覆去地跟在自己身后,朝米德兰残破的宫殿飞去。

    远远望去,曾经的米德兰帝国王宫已经只剩下些残垣断壁,看上去破旧不堪。

    但是近看,会发现这座王宫剩余的一个宫殿大厅和几间偏房保持得还比较完整,而且明显还有人居住的痕迹。居住者显然比小镇上的其他居民更为怀恋帝国曾经的辉煌,宫墙上那些浮雕般的家族徽章、古老图案和文字,都是用魔法力量催生绽放的鲜花和绿叶,和周围破败的景象相映,仿佛一个风华逝去的贵妇人,一边回忆着少女时代最成功的一次舞会,一边挺起松弛的胸脯,摇摆臃肿的腰肢,极力吸引着年轻人的目光,只可惜,得到的除了鄙视和同情,再也没有她所渴望的一切。

    众人很快便被带进宫殿大厅,像扔麻袋一样,“啪”的一声被丢在地上。

    “娇妮!”格雷斯刚一着地,就转过头焦急地喊着女儿,他很害怕女儿会因此而受伤,等看到娇妮正乖乖地躺在自己身边,用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时,格雷斯马上松了口气。娇妮没事。

    另一边,躺在地上的达拉不停地转动脑袋,四处打量这个陌生的环境。

    大厅正中,坐着一个美丽优雅的女人,还有一个看上去很虚弱的中年男人,两旁垂手站着几个宫女和侍卫。在他们左边小一点的靠椅上,坐着一个手抱黑色小猫的漂亮女孩儿,她好奇的双眼正滴溜溜地转来转去。

    “这朵花是谁的?”美丽的女人手里转动着一朵番红花,盯着面前的众人问道。

    达拉等人都认出了那朵番红花,之前一直被小女孩娇妮拿在手里把玩的小玩艺儿。难道,这朵小小的番红花,就是给他们带来束缚之灾的罪魁祸首吗?带着疑问,他们不由自主地看了看格雷斯旁边躺着的小女孩娇妮。

    “很好”美艳女人的目光也落到了小女孩娇妮的脸上,出乎意料,这个小女孩没有一点怕生的表现,反而静静地回望着她,那眼神让她想起了一个人,她朝一旁的男人递了个眼色,说道:“亨利,你看,这个小姑娘让你想起什么人没有?”

    亨利疑惑地摇摇头,说:“很奇怪,她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来。你想到什么了,阿尔米西娅?”

    就在这时候,阿尔米西娅感到一阵异样的魔法波动,那个小女孩的体内正迅速集结了一股魔法力量,朝自己这边涌动过来,试图窥探自己的思想。她不动声色地看着面前这个异常的小女孩,说:“擅自阅读别人的思想是不礼貌的。”

    娇妮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还是她第一次窥探别人的思想时被发现,而且对方拥有的魔法力量也异常强大。娇妮的魔法窥探之眼刚刚碰触到对方的防护盾上,便有了一种被刺伤的灼痛感,这令她体内潜伏的力量苏醒了。娇妮有些愤怒地翻起了白眼。

    这一回,不仅是阿尔米西娅,就连亨利和其他几个术士也都再次感受到了那强烈的魔法波动,他们无比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年仅6岁的小女孩,她的体内正源源不断地爆发出阵阵魔法波动。

    这样的波动一出现,昨天曾在小旅店上演过的一幕也跟着登台了。

    整个大殿内,除了拥有魔法力量的米德兰人以外,所有的人和物品都被瞬间弹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一股强力气流正以娇妮为中心而迅速汇集。

    见此情景,阿尔米西娅不假思索地抬手作了个手势,手下们都立刻领会到她的意思,几乎同时作出了反击,一起施法合力将娇妮的气流强压下去。

    但是,半空中的一切并没有因此而落地,反而有越升越高之势,原来娇妮被强压下去的力量并未消散,反而蠢蠢欲动,和压制她的力量激烈地冲突起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