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5.com,最快更新华山首徒最新章节!

    第16章化剑为凡

    同学们来点推荐票吧,回一回人气~

    。。。

    树荫密布,凉风习习。宁中则带着一众女弟子当先而行,司徒玄垂头丧气的跟在她们身后,令狐冲,于长城,吴迪三人走在最后。

    这些女弟子身着白色剑衫,排成两列纵队,二三十人聚在一起,香气四溢,当真是一副华山盛景。

    路过的华山弟子一个个都对宁中则行礼,而后站在一旁。有人看到司徒玄和他脸上的表情,略感惊讶,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更不敢做出任何表露,低眉顺眼,免得日后被大师兄找机会敲打。

    毕竟‘宁中则想要收拾司徒玄’的消息,早已在山上传了一年多。大师兄一直躲在朝阳峰才没被师娘得手,如今回到女玉峰果然被师娘给堵住,今天肯定不好过关。

    华山派驻地也翻修一新,宿舍区,餐饮区,演武场错落分布,一条条整洁干净的青石板路四通八达,路边栽有胡杨银杏等参天大树,简直是世外桃源一般祥和的村镇。

    令狐冲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他惧怕司徒玄,但跟于长城、吴迪两人相处极好。偷眼去看司徒玄,他轻声说道:“于师弟,你有三个月没上玉女峰吧,回头咱们比试两招如何。我最近新学了一套剑法,保证让你大开眼界。”

    于长城少小流离,又做过很长时间的店小二,见多识广,处世圆润。

    武功在八位剑侍中排行垫底,但脑子灵活又肯用功学习,很得司徒玄看重,如今已经开始接触《易经》与拔剑术。两相结合,相得益彰。

    不用猜也知道,这会司徒玄肯定心情糟糕,于长城哪敢和令狐冲说笑,而触恩主霉头?苦笑着摆摆手,婉拒了令狐冲的提议。

    吴迪笑而不语,轻咳一声。吴迪很早就是华山派记名弟子,原本有希望成为正式弟子,只可惜司徒玄主导华山之后,大刀阔斧的改革。‘不’字辈先不去说,反正第二代如今只有司徒玄和令狐冲两名祭拜过历代掌门的真传弟子。

    以前的记名弟子与新入门的弟子们统一整编,如今都被称为‘外门弟子’,据说过两年会安排一次考核,遴选‘内门弟子’。

    吴迪久在司徒玄身边侍奉,知道按司徒玄的规划,‘内门弟子’之上还要设置‘核心弟子’与‘真传弟子’两级。

    用大师兄的话来说,日后的‘真传弟子’,每一位都得是宗师种子。根骨天赋,心智毅力无一不是同辈顶尖,成长起来之后堪比大门派掌门一级。

    宁中则身子一转,带着众人来到一处不大不小的演武场,这个演武场四周围有院墙,是一处封闭式演武场。

    大门紧闭,门栓上挂着铜锁,门楣上写着‘芊芊素手’。

    魏莱从腰间摸出一串钥匙,找了找,取出其中一柄,上前将铜锁打开。

    司徒玄在一旁看的眉头一挑,‘芊芊素手’是‘玉女剑十九式’中的第三招,其招式曼妙优雅,最适合女子使用,乃是从唐代剑舞‘凤凰霓裳’中演化而来。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演武场恐怕是女弟子们的专属演武场之一。

    如今宁中则将自己带到这个‘小黑屋’问话,其恐怖之处,不亚于初中、高中时代,在教导处与教导主任一对一刚正面啊。

    “玄儿,想什么呢,还不快些进来!”宁中则的呼喝打断了司徒玄的回忆。

    其他弟子哪敢催促大师兄,全都静静站在两边。有些女弟子好奇的看着司徒玄,对于她们来说,大师兄就是一位传奇人物,她们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司徒玄缓过神来,收起脸上的追忆神色,发现宁中则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自己。

    他已经回忆到厕所里说班主任坏话,班主任借题发挥,以他上课说话为接口,将他的校花同桌换走。而校花同桌反过来找自己,要自己跟班主任说重新换回来,因为她不喜欢新同桌。

    司徒玄摇摇头,暗道如果继续回忆下去,恐怕就是高考之后,两人的某些不可言述之事了,此时此地却是不方便回忆下去,否则实在是对宁中则的大不敬。

    放下心思,司徒玄失笑一声,大步走进演武场,有些‘慷慨赴死’的既视感。令狐冲、于长城、吴迪这三位男弟子,被宁中则的女弟子们很礼貌的挡在门外,充当门神。

    步入演武场,司徒玄发现这个演武场居然有两三进,又分作大小不一的演武厅。

    宁中则留其他弟子在外间练剑,单独带着司徒玄和魏莱进入内厅。进去之后宁中则坐在一个椅子上,静静看着司徒玄,好像在等司徒玄自己交代。

    魏莱给宁中则倒好茶水,告罪一声,说道:“弟子在外边侍奉,师父有事招呼弟子便好。”

    说完魏莱扭头向外走,经过司徒玄身旁时,背着宁中则瞟了司徒玄一眼,眼角带笑,好像十分期待司徒玄被修理的样子。

    待魏莱出门,宁中则哼了一声,对司徒玄说道:“这小丫头倒是知道给你留面子。”

    司徒玄苦笑一声,不尴不尬的站在屋子中间,宁中则不开口,他也没法坐下。司徒玄索性说道:“师娘,要打要罚要问什么,您就快说吧,这么看着徒儿也没用。该说的徒儿肯定说,不能说的,您就算揍徒儿一顿,徒儿也不能告诉您。”

    宁中则听了这话心中来气,再绷不住面子。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司徒玄身旁,伸出手指戳了司徒玄脑袋两下,一边戳还一边说:“我能问什么,我就想知道你师父在哪,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能跟我说,你师父的事,有什么是不能跟我说的?”

    司徒玄被戳的龇牙咧嘴,还不敢躲避,连忙说道:“师娘消消气,消消气。关于师父的行踪,徒儿的确知道一些。但师祖他老人家知道的更多啊,师娘不去问师祖,何苦跟徒儿过不去?”

    宁中则气道:“你师祖说一句‘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把我堵的死死的,我还怎么往下问。”

    司徒玄心中好笑,心道宁清成到底是大宗师,这话可要气死个人。

    他转了转眼睛,心底对岳不群说道:师父,实在对不起了,这个黑锅只能让你自己背了,你徒弟有些扛不住啦。

    心中给岳不群道歉之后,司徒玄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说道:“师娘,您就别逼徒儿了。师父走之前可就交代过,他的行踪一定不能让师娘知道,我可不敢违背师父之命。”

    宁中则更是生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